銀行新員工不喝敬酒被打耳光辱罵:有一種霸凌,叫“中國式酒桌文化”

文/五月海子

近日,一則新聞多次登上了微博熱搜:

該則新聞來自于一位某銀行系統新入職員工,因拒絕了領導的敬酒,而被領導當著眾人之面,扇了耳光。

該員工因自身原因,十年滴酒未沾,聚餐之前已向支行行長進行了匯報,在當天酒桌上,已經委婉拒絕了領導,但還是被領導因不喝酒為由扇了耳光。

該事件對于當事人楊某來說,不僅僅毀壞了他畢業之時對于金融圈的各種美好設想,還赤裸裸地揭示了“酒桌文化”背后的霸凌和扭曲的價值觀。

1、走向偏路的“酒桌文化”,到底有多可怕?

今天有一個小楊,被曝出因為拒絕喝酒被扇耳光,背后勢必還有無數個小楊躲在暗處,深受“酒桌文化”的凌辱和欺壓。

酒局之中,人性的種種城府就被放大。

曾有一名浙大教授公開表示,想要去他門下讀研,至少要喝半斤50度以上的白酒。

有一名考生,想要報他為自己的導師,也恰巧知道他有如此之“規矩”,拼命在這位教授面前喝酒,最后喝到被抬回賓館。

可到最后,諷刺的是,這名考生最終還是沒有進入到該教授的門下,僅僅得到了這位教授的一句贊揚:

“這樣的男人絕對是中華民族的稀缺之才,他不管干什么,那股拼死喝酒的意向,就墊定了他一生的驕傲!”

當初這條微博,引起了很多網友的謾罵,因為他不但大肆宣揚所謂的酒桌陋習,還公然地將能喝酒作為進入自己師門的一項規矩。

不禁讓人無言以對。

走向偏路的“酒桌文化”,早已成為約定成俗地規矩。有人信,有人棄,有人拋棄自己的堅守,最后成了一場場酒局的犧牲品。

2016年9月,海南文昌一家酒店舉行了婚禮,伴娘在眾人的慫恿下與一男賓客對飲,之后失去意識,倒地,經搶救無效死亡;

2017年2月,江西一男子在與同學的聚會上,喝酒盡興,事后入住同學家,不久便發現呼吸異常,被送往醫院,錯過最佳搶救時機,年輕的生命被酒奪走;

2017年6月,剛結束四級考試的廣東某大一學生,與同學們去往小酒吧,在3分鐘之內喝下了6杯雞尾酒,倒在了同學們的助威聲中,再也沒辦法醒來。

酒桌之上,舉杯碰盞,言過三巡,不應該是真情的表露、感情的升華?什么時候變成了用自虐式行為,去換取尊重和話語權了。

2、酒桌文化,一場可怕的職場“霸凌”

最新一期的《脫口秀大會》,龐博就把酒桌文化搬上了臺面。

他說到之前,并不覺得不會喝酒是什么缺點,直到自己進到了公司,才發現跟著大家喝醉并不難堪,最難堪的是其他人都醉了,唯有你自己最清醒。

他把自己父親的故事變成了段子,犀利地嘲諷了一番所謂的“酒桌文化”:

“喝酒幾乎是最健康的不良嗜好,除了傷身體全是優點,可以迅速拉近和陌生人的距離,而且是越傷身體拉的越近?!?

“當肝硬化和膽結石在一起喝酒,就會迅速成為“肝膽相照”的好兄弟?!?

“如果你是酒桌上唯一沒喝醉的人,那很可能你是那個最難堪的人?!?

“酒桌上就是虛假中透露著真誠,真誠中透露著虛假?!?

“酒桌文化”變味之下,不是單純地傾訴真心,背后有著屈從和領導的階層博弈。

特別是進入社會后,酒桌上喝的再也不是酒,吃的再也不是飯,領導在場的聚會里,早已變成員工向上級領導聊表忠誠的考驗測試。

想起我的一件往事,畢業后的第三年,我被公司派往新疆分公司,因為自己身體的原因,對酒精嚴重過敏,所以很多年都不怎么喝酒。

到新疆公司后沒過幾天,當時的副經理就叫上我們部門的領導和同事一起聚餐,當然,聚餐就意味著要喝酒。

對于剛到新環境的我來說,工作沒幾年,對于很多人情世故都不太擅長處理,也不知不喝酒意味著什么。

那一天,在座的各位同事都一個勁地向那位副經理敬酒。

可副經理后來看我沒什么動靜,停下了酒杯,旁邊的部門領導繼續給他斟酒,他甩手拒絕,看著我,冒出一句話:

“不喝了,小羅不喝,我也不喝了?!?

周圍的同事都看著我,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,沉默了一會,部門領導示意我給自己倒杯酒,然后過去給經理敬酒。

可是,我“不識好歹”地站起來拒絕了。

后來,那場我沒有喝酒的酒局,讓這位經理在日后一年多的工作中,處處針對我,給我難處。

剛入職場沒幾年的我當時不明白,不喝酒有錯嗎?難道非得犧牲自己身體為前提,去用一杯酒在逢場作戲的酒桌獻上虛偽的表演?

難道非得用自虐式的舉動去表白忠誠和服從?

有人說:

“中國式酒局是一場權威與服從的表演,一場毫不留情的權力游戲?!?

扭曲之下的“酒局文化”,酒成了使用權力的介質,一頭綁著控制欲爆棚的上層,另一頭系著跟隨其后的被控制的下層。

在服從和屈從之間,“酒桌文化”成了宣揚權力的戰場,也成了無數職場人,想逃之夭夭的禁地。

3、請遠離那些拼命勸你喝酒的人

“感情深,一口悶;感情淺,舔一舔?!?

“寧可胃上爛個洞,不叫感情裂條縫?!?

“無酒不成禮儀,空杯不成體統!”

這些在酒桌上,經常被人提起的勸酒詞,是否耳熟能詳?

你是否也曾有過被別人勸酒而不得已喝下的難堪,是否也曾有過被勸酒支配過的恐懼?

中國式勸酒,不以尊重為前提,而以道德綁架為利刃,在所謂的“情義”之中,給你被命中的悲鳴。

曾經看過一則新聞,26歲的江蘇大學電氣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史國平,參加了一場由導師組織的聚餐,總共5桌,消費了5000多元,其中有25瓶白酒。

當晚史國平,喝了超過半斤的白酒,在場的老師并沒有制止,反而一個勁的勸酒,甚至在飯局上大聲說:“要喝好,要喝多?!?

對于一個不善酒力,不能喝酒的年輕人,最終因為這場酒局倒在了回宿舍的路上,最后搶救無效,離開了人世。

酒局,是一場看似有情分的歡樂場,可是背地里卻毫無尊重和體諒而言,一味地勸酒,用酒量多少,去衡量感情的深厚,可謂愚昧之極。

別把勸酒當成待客之道,不負責任的勸酒只會給他人帶來難以彌補的損失。

聽過一個段子:

有人問,“年會上那些忙著拼酒的年輕人,后來都怎么樣了?”

有人答,“一半掛了,一半等掛?!?

很真實,也很刺心。

這似乎成了那些在酒桌上“拼死命”的人最后的歸路。

知乎上有一個問題:遇到朋友勸酒,大家都是如何做的?

一個高贊回答說:

“真正的朋友會尊重我的想法,我愿意喝就喝,不愿意喝,他不會強迫。當他勸酒的積極性超出我的容忍限度的時候,他就不是我的朋友了?!?

的確如此,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將你的健康看得比酒局上的任何口頭之諾更重要的人,才能稱得上真正的朋友。

遠離那些勸你喝酒的人,也遠離那些時不時就讓你陪醉的酒局。

一場歡暢的聚會,不該是勾心斗角的修羅場,也不該是推杯換盞的奪命局。

情誼不在喝不完的酒里,而在未來綿延不絕的點滴日子里。

清人張晉壽在《酒德》中有這樣的句子:量小隨意,客各盡歡,寬嚴并濟,各適其意,勿強所難。

各表其意的舒適,隨性的斟酌,才是朋友之間圍坐在一起,增情誼的最佳方式。

卸下酒桌上所謂文化的偽裝,不勸酒,不拼量。真誠和善意,才是交往的日常。

最后,你對酒桌文化怎么看,你會為了工作迎合酒桌文化嗎?來留言區說說你的看法。

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MBA智庫立場。
1+1
五月海子

作者:五月海子(MBA智庫專欄作者)。體制內財經從業者,一邊工作,一邊寫作,一半湖水,一半熱土。本文來源于MBA智庫(ID:Mbalib)。MBA智庫——管理者專業學習成長平臺,兼具熱點與干貨,頂尖管理知識、進階職場指南。APP、頭條號、微博@MBA智庫。

取消收藏
工作  領導  博弈  文化  價值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