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天蒸發千億元市值,1天失守千億美元關口,拼多多到底怎么了?

作者: 郝智偉

8月21日,拼多多公布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,當天,其股價跌去13.5%,市值蒸發157億美元(1086億元人民幣)。

8月24日,第二個交易日,其股價再向下探底,下跌1%,總市值跌破1000億美元關口。

4個月飛漲2.5倍的“黑馬明星”就此跌倒?真相究竟是什么?

其實,從表面財報數據看,是一系列“向好”的數據組合

12個月成交額GMV )12687億,同比增長79%;年度活躍買家數6.83億,同比增41%,距離阿里的7.42億只差不到6000萬。

同期,其營收增長67%,凈虧損收窄11%,銷售營銷開支僅增長49%,營銷費用占比由去年同期的82.2%下降到74.6%。

雖然相對最近4個月2.5倍的股價暴漲,這點跌幅真算不上什么,但空頭突然做大,“三好學生”到底遇到了什么新問題?硬幣的另一面,真就沒有可喜的地方了?

憂:新問題是什么?

先上圖:

圖像標題

目前看,隨著體量破萬億,拼多多12個月的GMV增長率已經回落到80%一線,但從今年一季度起,12個月的營收增長率開始落后GMV增長率。

邊際效應考慮,這意味著拼多多的GMV增長并沒有帶來足夠的貨幣化收益,如果說一季度因為新冠,是特殊情況,那么二季度77.5%<79%,更坐實了商業運營的弱化趨勢。

別忘記,所有零售商業的目的,都是通過交易帶來對應的營收,不斷做大現金流基本盤,能力稍有弱化,就難免被空頭質疑。

再看第二套圖:

圖像標題

圖像標題

今年二季度,年活躍買家增長率41%,保持了最近一年的基本水平,但年度買家的平均消費ARPU增長率僅僅增長27%,比上季度突降20%,上市以來第一次出現這樣的“低效”離差。

畢竟,當季銷售營銷開支為91.1億元,同比增長49%,“百億補貼”的血本依舊在下。對應的,月活躍用戶MAU)增長55%,活躍買家增長41%,都算水平在線,但ARPU的失速,則證明“百億補貼”全面開花的“光環”正在失色,花錢的效率正在下滑。

要知道,用戶花的每一分錢,都是為自己想要的世界充值。ARPU是衡量平臺用戶最真實的“愛的供養”。

拼多多ARPU的1857元本來就與京東的5760元、阿里的9715元有巨大差距,如果其增長率繼續下滑,與阿里、京東縮小差距的難度將越來越大,與之對應的,獲取傭金收益(營收主要構成)的高速增長,也會越來越難,圖一的狀況就會進一步惡化。

喜:用戶、用戶、還是用戶

按照拼多多的財報數據,今年第四季度左右,它的年度活躍購買用戶將達到阿里水平,將幾乎囊括所有網購人群。它獲取用戶、留住用戶的能力毋庸置疑。

數據分析上,通常以MAU/年度活躍買家計算一個零售平臺的“用戶粘性”,摘錄財報數據計算,如下圖:

圖像標題

除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,快遞履約難度太大,用戶粘性受影響回落,其他財季該數據一直保持正向增長。

畢竟,拼多多營銷費用增速不斷下降,用戶數暴增,還能有這樣的用戶粘性十分不易,證明其營銷的高能之處。

圖像標題

按照拼多多官方的解釋,二季度調整了“百億補貼”的方向,從激進補貼高客單價電子產品,變為補貼低單客價的日用品,以此特別強化“用戶粘性”指標。

這樣,也就變相解釋了ARPU增長失速的原因。

若按照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的說法,就是:放棄短期利益,尋求長期更大的利益。

長期看,互聯網平臺遵從梅特卡夫定律:其價值與用戶數量的平方成正比。做大用戶基本盤,是一切運營的重中之重。暫時放棄ARPU的高增長,就在情理之中。

此時,投資人做多、做空之間搖擺,“只要現在的”變空頭,“還信其未來的”繼續持有或做多頭。這就導致了拼多多股價的大幅波動。

這倒也是拼多多在二級市場“洗粉”的好時機,信者,存,不信者,閃。

最后,小郝子認為,真正關鍵的是:其“年度消費用戶數”接近國內上限后,人口紅利消失時:

1、怎樣持續做大單用戶價值?

2、“百億補貼”還能帶來多少新增量?

3、“五環外包圍三里屯”的品牌化、消費升級能不能干出自己的大地盤?

4、與阿里、京東、美團(同城零售、社區團購)的競爭中掌握多少主動權?

5、“研發費用”大增,技術創新、高維度布局能否“給力”?(程序猿、產品經理的頭發“死得其所”嗎?)

總之,所有問題,要等明年的財報,才能有清晰的答案了。對拼多多而言,無論操作騷不騷,就看有沒有絕招。

一切就像投資天才杰西.利弗莫爾有說的:“只有你追求的目標恰如其分,那一切才會朝你走來,回報你的正確性?!?

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MBA智庫立場。
2+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