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為狼性除了狠就是高薪?背后還有不為人知的這3個真相

  • 作者丨焱公子
  • 來源丨焱公子(公號ID:Yangongzi2015)

復工后,一個老板朋友對我說,打算學學華為,采用“狼性管理”。聽說我創業前在華為工作過,想問我要些意見。

我問他:“你是怎么理解狼性的?”

“狠唄。你看華為加班多狠啊,根本就不給員工討價還價的余地!當然,加出成效,給錢!多多地給?!?

所謂狼性,就是強制加班和多給錢?

這種理解,未免太淺、太偏。

我說:“你若照此執行,估計政策一宣布,大部分員工就都跑了?!?

看著朋友不解的眼神,我想起7年前,當我第一天入職華為,也曾問我的領導老何:“究竟何為狼性?”

老何也像今天我問朋友這樣反問我:“你是怎么理解的?”

進入華為前,我曾在外企愛立信工作多年。外企,自來注重人性化管理,企業文化寬松友善。

所以我半調侃半認真地回答:“狼性,應該就是人性的對立面吧?”

老何當時哈哈大笑,拍了拍我肩膀說:“一兩句話說不清,你自己慢慢體會咯?!?

直到我離開,他也沒有正面回答過,究竟華為的狼性是什么?

但,通過我觀察到的、發生在他身上的3件事,我已然真正明白,華為人狼性的由來。

今天這篇文,我就給大家分享這3件事。

也給我這位老板朋友,以及其他想要采用“狼性管理”的老板朋友們,做一個參考。

1、“沒有不可能,我會和你們一起營造可能?!?/h2>

我剛入職一個星期,就遇到了一個緊急任務。

晚上九點半,剛進家我就接到了老何的電話。他說,大領導要一份匯報材料,非常重要,明早上班你要拿出來。

我聽完具體要求,頭立馬大了兩圈:

這份材料的要求十分復雜,不僅需要填充大量的數據,還要橫向對比各廠商、各產品線指標。單是數據采集,就已困難重重。

現在已經快22點,次日上班前就要交,這也……太不人道了。

放在外企,這種要求是不會存在的。

我直接對老何說:“時間太緊張了,不可能做到啊?!?

老何在那頭不緊不慢:“沒有不可能,我跟你們一起營造可能。

你現在立刻回公司,叫上你們組所有人。我已經在公司了?!?

22點,所有相關人員均已就位。

老何把我們叫進會議室,桌上擺著他事先點好的一大堆零食和飲料。

老何沖我說:“你來安排具體任務,我來協調必要資源,咱們現在就開始?!?

緊迫的氣氛、不容置疑的語氣,我點頭,迅速將任務分解為若干模塊,并匹配到對應的人。

然后,我自己開始負責整體的框架搭建和梳理。

老何在一旁,不斷給其他相關部門負責人打電話,要資料和數據,一刻未停歇。

此時,盡管已至深夜,但對端的每個華為人都非常配合,很快就將所需資料,整理好發送過來。

我贊嘆老何面子大、人緣好,老何大笑:

“那是他們心里清楚:如果不配合,我就會立刻找他們領導。他們領導還不配合,我就直接找代表。

對華為人來說,目標高于一切,其他都得讓道?!?

凌晨6點,在修正了5稿之后,老何點頭:“可以了。大家現在回去休息吧。中午前,我盡量不打擾你們,但要保持手機開機?!?

我和老何最后走出公司,他笑問我:

“從前在外企沒經歷過吧?這輩子第一次通宵加班,什么感覺?”

我想了想,老實回復:

“剛開始,抵觸。但來到辦公室,看到你也一起在干,而且關鍵資料都是你協調來的,就覺得還好。這體驗不錯!”

回到家,我還在一直回味他最初給我打電話時那句話,

他說,沒有不可能。

目標既定,就沒有口,唯有想方設法去完成,沒有不可能。

如何做到這一點?

管理者只是高高在上、丟出一句話,或者事后給獎勵,無疑是容易的,但要確保任務極致完成,領頭的那個人,必須也躬身入局、身先士卒。

就像群狼的首領,必然永遠是最勇猛,最善戰的那一頭。

如此,才能真正地激發斗志,帶領團隊一起,將原本不可能的任務,變為可能。

所謂狼性,亦是血性,是領軍者帶著大家一起沖鋒陷陣,戰斗到底的血性。

2、“他沒有錯,憑什么罰?”

有一次,我們跟某運營商省公司二把手做匯報。那位二把手,是個四十多歲的鐵腕女強人,以嚴苛、刻薄、暴脾氣著稱。

她特別喜歡糾纏于細節,為確保匯報萬無一失,我們每次開會除了負責人出席,具體干活的工程師也會全部叫上,以防她追問各種想象不到的旁枝末節。

那一天,某模塊的技術人員阿福剛開口匯報,女魔頭就打斷他:“你聲音大一點,軟綿綿的沒吃飯嗎?”

阿福將聲音加大了些。

她又問:“你哪里人?南方的吧?”

阿?;卮?,是啊。

女魔頭皺眉,輕蔑地笑笑:“怪不得普通話這么差勁!都聽不懂你在嚼什么?!?

阿福漲紅了臉,梗著脖子說了句:“對,我是大舌頭?!?

我們沒想到他會這樣說,顯然女魔頭更沒想到。

她停頓了三秒,突然就怒了,直接打電話給我們當地的首席代表,投訴華為項目組在會議現場撒潑,必須給個說法。

她的原話是:“你們的工程師簡直無法無天,敢騎在我頭上拉屎!”

內部的反應非???,我和老何都第一時間接到了電話,要求我們立刻回公司開會。

我有點忐忑,問老何:“阿福是沖動了點兒,但原則上沒有大錯,我們是不是爭取一下?”

老何點頭:“放心,我跟你想的一樣?!?

進了會議室,相關高層基本都已聚齊,級別都比我和老何高。

首席代表冷著臉問老何:“這是你的人,說說吧,怎么罰?你也要承擔管理責任?!?

老何沉穩地說:“他沒有錯,憑什么罰?人家只說自己是大舌頭,又沒有罵客戶,對方明顯在借題發揮!

一有投訴我們就罰,跟著我的人,不會心寒嗎?我將來還怎么帶隊伍?”

他這番話一出,會場陷入了短暫沉默。我以為這是暴風驟雨的前兆,不料代表竟沒生氣,問其他人:“你們怎么看?”

大家開始各抒己見,盡管有細微差別,但核心思想都保持了高度一致:

交代是要給客戶的,但老何說的,也在理。

最終,代表拍板:阿福暫時從現有項目上撤下,換到別的項目組。內部給個口頭警告,叮囑今后謹言慎行,就不給處分了。

那天我第一次清晰認識到:原來,所謂狼性,真的不是人性的對立面。

它并非沒有溫度,恰恰相反,它在很多時候,往往表現得更為直接又熾烈。

對內越苛刻兇狠,對外就越護犢子。

不然,作為管理者的你,憑什么贏得愛戴與尊重?

所謂狼性,亦是人性,客觀公正、充滿溫度的人性。

3、“沒有人會成為例外,就是最大的公平?!?/h2>

華為輪崗制度,管理者在一個地方的任期,通常是兩到三年。

我進來一年后,老何的任期滿了,將要調往其他地區。

在他治下的三年間,我們整個大部門凝聚力非常高,大家在各自崗位上的表現,也都可圈可點。

但受大環境影響,老何離開那一年,經營指標跟全國其他地區比,相對靠后。

按照華為績效考核機制,他就被打了一個C。

打C,就意味著1年內不得漲薪升職,當年的年終獎也會大幅縮水。

我們想為他鳴不平,畢竟這并非他能左右,也太冤了點兒。

老何制止,并對我們說:

“從公司角度看,沒有人會成為例外,就是最大的公平跟合理。這沒有什么問題?!?

我當時不是太理解,只因為他是我的上司,我壓下了意難平。

等到之后,能懂得并進一步體會他這句話,是在我自己離開時。

我本來是在五月份提出的離職,我的新主管找我溝通:“若你不急,能否再多待幾個月,到下半年?”

我問為什么,他直言不諱:

“下半年走,你可以替咱部門背一個C。這樣,咱們還在崗的兄弟,就可以少拿一個C,也算你為大家最后做一次貢獻?!?

后來很多華友告訴我,這基本上是“慣例”。

最終,我點頭同意。

盡管我當年的工作,一直平穩無錯,但在當年9月底,我心甘情愿,背著C離開。

到目前為止,我也已經創業4年。站在一個老板的角度往回看,我認為老何被打C和我被“慣例”這件事,非常正常,沒有任何不近人情之處。

不徇私、無特赦、不摻雜個人情感,沒有人會成為例外,才能保證最大的公平。

所謂狼性,亦是理性,換位思考、一視同仁的理性。

4、老板們想要狼性員工,自己該如何做?

狼性,不是人性的對立面,更非僅是加班+加錢這樣粗暴。

它真正的內核,既有澎湃的血性,也有溫暖的人性,亦有共情的理性。

老板們想學華為,擁有自己的狼性員工,肯給錢當然是最重要的,但同時,也不妨先多多自我審視。

你是否令必行,行必果,凡事皆能身先士卒?

你是否將下屬視如己出,該護犢子時絕不含糊?

你是否能始終一碗水端平,客觀公正地對待所有人?

若是,或許你的公司,才有真正適宜狼群生長的基因。

  • 作者:焱公子,發型光芒萬丈的跨界理工男。多年500強,專注解職場。寫有靈魂的故事,過有溫度的人生。微信公眾號:焱公子(ID:Yangongzi2015)。
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MBA智庫立場。
18+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