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裁員我加薪, 拼多多黃崢憑什么身價1200億?

  • 作者 | 良叔
  • 來源 | 良大師(ID:liang_da_shi)

說起“拼多多”,往往和山寨、假貨掛勾。

拋開種種爭議,你不得不承認,它是近幾年,中國最成功的一家企業。

2018年7月,拼多多在納斯達克掛牌,從此,便開啟狂奔模式。

今年,3月11日,拼多多對外發布2019年財報。

其全年,銷售總額高達10066億元,成交額突破萬億大關,較上一年大幅增長113%。

要知道,京東2019年的銷售總額增速也不過22%左右。

此外,剛剛發布的《2020胡潤全球少壯派白手起家富豪榜》中,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名列第2名,僅次于扎克伯格。

他也成為中國40歲以下最富有的人。

正值疫情期間,不少企業裁員降薪,黃崢卻要給絕大多數員工漲薪。

是什么造就了黃崢?

除了“時運”這等不可控的因素外,我想,有4點非常值得我們思考。

1、大成需要擺渡人

說起巴菲特的午餐,想必大家都知道,向來以天價著稱,一般人只能望而卻步。

2006年,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,以62萬美元價格拍下了巴菲特的午餐。

在與巴菲特進餐時,他還捎了一個年輕人一起進餐,這個人,就是黃崢。

為什么段永平會帶黃崢去如此重要的場合呢?

2002年,黃崢本科畢業赴美讀書,期間,經朋友介紹,他認識浙大82屆學長段永平。

彼時,段永平在美國華人圈乃至整個硅谷都小有名氣,黃崢還只是一個寂寂無名的留學生。

但,這并不妨礙倆人的交往,初次見面,黃崢和段永平一見如故、相談甚歡,就此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2004年,黃崢碩士畢業,微軟谷歌同時向他拋來橄欖枝。

彼時,微軟如日中天,谷歌卻在苦苦掙扎,拿不定主意的黃崢找到段永平討教。

段永平說:“Google看起來是一家挺牛的公司,值得去看看,對將來創業有幫助。

去的話,至少呆3年,這樣才能真正了解這個公司的?!?

黃崢信了,在谷歌一干就是3年。

果不其然,3年后,谷歌上市,黃崢靠著手上的原始股,小賺了幾百萬美元,身價暴漲。

2007年,黃崢帶著在谷歌賺回的幾百萬美元,果斷回國創業了。

他先后創立了手機電商、嘗試做游戲,做拼好貨、拼多多。

然而,創業并沒有那么簡單,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接踵而至,資金問題、戰略發展方向,時常困擾著黃崢。

而每每出現困難時,幫他化解的還是段永平。

黃崢沒錢了,段永平就投資、出錢。

公司發展止步不前,段永平又幫他出謀劃策、指點迷津。

可以說,成就黃崢的,除了家喻戶曉的拼多多,還有那個一直在身后幫助他的段永平。

過去,我們總說,成功=1%的天賦+99%的努力。

可反觀現實,一個人要想有所大成,背后就得有人助推。

說白了,你能不能成大事,一半靠自己,一半看你有沒有遇到貴人。

其實,細數中國成功的商業人士不難發現,不少人背后都站著一個“擺渡人”,馬云也不例外。

2000年,全球股災,雅虎從937億美元下跌到97億美元,亞馬遜則從228億美元下跌到42億美元,網易甚至一度收到退市警告。

當時,所有的互聯網公司無一幸免,而剛剛才成立一年左右的阿里,更是風雨飄搖、岌岌可危。

為了扛過股災,讓阿里繼續活下去,馬老師前前后后找了30多家風投,挨家挨戶地問,可是沒有一家愿意投他。

生死存亡之際,軟銀孫正義,給馬老師投了2000萬美元。

拿到這2000萬美元,阿里捱過了最艱難的時刻,一路發展成今天電商的巨頭。

無獨有偶。

還記得摩拜創始人胡煒瑋嗎?

2015年,胡煒瑋剛創立摩拜單車時,要錢沒錢,要車沒車。

蔚來汽車的創始人李斌,適逢其會幫助了胡煒瑋。

一邊給摩拜投錢,一邊利用自己的人脈資源,幫助胡煒瑋找供應商,以更低的成本造車。

公司賬面上沒有錢了,李斌就動員身邊的好友進行投資。

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,這胡煒瑋靠著就是李斌,那簡直是人、錢、車啥都不用愁。

創業、到賣掉摩拜功成身退,短短3年時間,胡煒瑋實現人生終極躍遷。

網上有句話說得好:

牌友只會催你出牌,酒友只會催你干杯,而成功的人只會教你如何成功!

人生最大的運氣,不是撿錢,也不是中獎,而是有人可以帶你走向更高的平臺。

看似是個段子,卻一語道破實相。

這個世界的成功者,每個背后都有一個擺渡人,幾乎毫無例外。

正如,如果沒有段永平,黃崢也許能在某互聯網公司當個技術高管,可想達到如今的高度,八成不太可能。

只是想必你有個疑問,黃崢和段永平非親非故,人家憑什么幫他?

那要從他們是如何相遇時談起......

2、深度學習能力

事實上,黃崢和段永平的這段奇妙相遇,全靠黃崢自己“爭取”而來。

1980年,黃崢出生在杭州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,家里經濟條件一般。

小學時,他參加奧數比賽,得了一個獎,拿到了杭州外國語學校的“offer”。

要知道,杭州外國語學校,在整個杭州教學質量數一數二,而黃崢是整個學校里,9年以來唯一一個考進杭外的人。

如你所見,牛逼的人,很早就開始牛逼了。

從12歲到18歲,黃崢的中學時光全部在杭外度過。

從那時起,他已經開始漸漸地受西方文化所影響。

1998年,黃崢從杭外畢業后,被保送進了浙大混合班,即現在的以“培養為杰出人才的成長奠定堅實的基礎”為宗旨的竺可楨王牌學院,主修計算機專業。

大一時,黃崢成功入選浙大與梅爾頓基金會的合作培養計劃,被送至美國威斯康星大學深造。

這個名額每年在中國、印度,東德,智利和美國的黑人地區僅選出5名學生。

黃崢真算得上是萬里挑一。

更難得的是,黃崢對本專業如癡如醉,當同齡人把時光獻給了游戲、戀愛時,他卻整天研究計算機技術,還把自己的研究和見解發到一些技術論壇里。

那時候的黃崢,也許只是對知識的單純熱愛,然而,這卻成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伏筆。

2002年春天,某天,黃崢在寢室上網,突然,MSN上有個陌生人加他,想請教他技術上的問題。

那個人自稱網易丁磊,起初黃崢以為他是個騙子,沒想到一番交流之后,發現對方竟然真的是網易老大丁磊。

黃崢三下五除二,幫丁磊把事情給辦妥了。

就這樣,兩人成了朋友。

后來,黃崢申請了美國的學校,丁磊知道后,一拍大腿,我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吧,他也在美國。

于是,在丁磊的撮和下,黃崢和段永平,在大西洋彼岸接上了頭,這才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你看,人文世界里,根本不存在無緣無故的事情。

正如很多年輕人請教良叔,如何認識一些商界的大人?

我往往會反問:“為什么別人會想認識你?”

黃崢的故事提供了很好的答案:

當你擁有某種技能,而這種能力又是別人需要時,你渴望的人脈便會不請自來。

而對于一個沒有社會資源的年輕人,想要獲得“某種技能”,除了深度學習之外,根本沒有第二條路可走。

反觀黃崢,這種深度學習能力,不僅僅是開啟逆襲之旅的敲門磚,更是登上財富寶座的鋪路石。

熟悉黃崢的人都說,他的學習能力太強了,對一些新鮮事物,總能快速消化吸收,運用在拼多多經營上。

實際上,你去觀察一個商業大佬就會發現,他們多數都是求知欲極強的學習狂人。

比如,任正非。

大學時, 任正非讀的是建筑系,可是他不斷拓寬自己的知識邊界,自學了電子計算機、數字技術、自動控制以及三門外語等。

靠著這些知識存量,他創辦了華為。

而現在,即使華為發展成了世界型的大企業,任正非依然保持每周看幾本書、幾本雜志,不斷充電和學習。

劉強東,大學學的是社會學專業。

在當時的環境中,社會學專業的學生普遍不好就業。

東哥不甘心,決定學個第二專業,他把目光鎖向編程。

當時的人大沒有計算機專業,他自己買書,自學了編程。

有時候,為了學習編程,經常是在機房睡到早晨再去上課。

良叔的前老板,平安創始人馬明哲,由于時代因素,并沒有出身于某個名牌大學。

但他的學習能力,也是讓人敬佩不已。

早年,要發展海外業務,他便準備了厚厚一疊單詞卡,一有閑暇就背幾個單詞。

靠這種蠻力,一段時期下來,竟然閱讀英文材料毫無障礙。

后來,公司想要插上“科技的翅膀”,他便專門成立一支團隊,收集世界各個領域最前沿的科技動態,每周都要向他匯報講解。

靠著這種學習機制,他和很多互聯網大佬交流時,對方都很詫異,一個傳統企業的老大,怎么會精曉如此多的前沿信息。

你看,這就是真相。

那些在商界叱咤風云的巨人,你以為他們熱衷于財富的創造,其實他們更癡迷于對未知的求索。

從某種角度來講,他們才是名副其實的終身學習者。

此時,另一個問題也呼之欲出,如果按照這個邏輯,那些學霸,必會成為最后的贏家。

然而,實事并非如此,很多曾經的學霸,也會把一手好牌打爛。

為什么會這樣?

原因很多,但其一個重要的因素,我想就是洞察力的缺失。

3、敏銳的洞察力

什么是洞察力?

說白了,就是看清事本質的能力。

黃崢一開始準備做電商時,很多人并不看好。

原因很簡單,電商已經被阿里京東壟斷,根本插不進一只腳。

然而,黃崢卻利用3年時間,便讓拼多多納斯達克掛牌、年成交額超過千億,僅次于阿里巴巴和京東。

拼多多為什么會成功?

主要有兩個原因:一是社交電商;二是下沉市場。

這兩個成功要素,都是對常識的顛覆。

常識告訴我們,網上購物,就是為了便宜、方便。

然而,把心儀的產品推薦給你的朋友,和ta組團再砍上一刀,卻滿足了人們社交的隱性需求。

能看到這一層,沒有點洞察力還真不行。

另一個方面,常識還告訴我們,網上購物的人,應該多是一、二線城市白領,因為有錢,且能接受線上支付等新概念。

然而,黃崢卻看到了另一面:

中國約有4成的人生活在農村,人數高達5.6億多人,而且,這還不算三四線甚至五線城市的人口。

他們的消費水平雖不及一二線城市,但龐大的人口基數,決定了整個市場的發展潛力。

就算有錢人很少,但這么大的基數,絕對值也必定少不到哪里;

就算很多人沒錢,只要你的產品夠便宜,總有巨大的需求可以滿足;

就算很多人不接受線上支付,但只要有那么一次安全便利的嘗試,便可以突破。

最終,黃崢依靠社交電商和下沉市場兩個法寶,一路高歌猛進,和阿里、京東三足鼎立。

這顛覆了電商針對一二線主流消費人群的觀念,也打開了三四線城市的市場。

你看洞察力,其實就是一種思辨能力,對常規默認的事情提出質疑的能力。

如果你去看看史玉柱的故事,大概就更能體驗洞察力的威力。

這個在圈里被稱為“靠腦子吃飯的人”,還真是貨真價實。

他的腦白金,還真是洞察力的經典案例。

腦白金誕生伊始,便和常規保健品玩法不同。

別的保健品廣告語要么打“吃了保健品,吃飯香、身體強”、要么”打養顏滋陰、老當益壯?!?

可腦白金呢?

“今年過年不收禮,收禮只收腦白金?!?

腦白金為什么要這么打?

原來,史玉柱做過調研,去公園里跟老頭老太太聊天。

他發現老年人不太舍得把錢花在自己身上,其次,保健品多是年輕人送給老年人的。

如此一來,腦白金的核心購買人群根本就不是老年人,它的核心購買人群應該是子女。

于是,史玉柱把廣告語聚焦“送禮”上,廣告一打就是20多年,腦白金也成了家喻戶曉的保健品。

也許你不喜歡史玉柱這樣的商人,但是你不得不承認他看清事本質的能力確實牛掰。

良叔的偶像,芒格老頭,經常說起這種能力,當有人讓他說的具體點時,他往往會講這樣的故事。

我在漁具店,看到五顏六色的魚鉤,很驚訝。

于是問店主,難道魚也喜歡色彩鮮艷的東西?

店主白了我一眼說:“先生,這些魚鉤可不是賣給魚的......”

這個短小、自嘲的故事,挺耐人回味。

4、從大平臺起跳

前面我們說到,黃崢聽了段永平的建議,去谷歌工作了3年,賺了幾百萬美元、收獲頗豐。

其實,黃崢在谷歌收獲的,絕不只是錢那么簡單。

在20年代末、21世紀初,彼時的中國,正值改革開放,創業環境一片大好,整個中國都正處于野蠻生長。

那時候的創業者,只要敢想敢做,有一個爆款產品,再加上適當營銷,幾乎就能成事兒。

雷軍的話說:站在風口上,豬都能飛。

可是后時代創業,更多的是依靠數據、趨勢、資本、視野、網絡協同......

這些都對白手起家的創業者,都不再友好。

即使在美國硅谷,“車庫創業故事”也越來越少。

取而代之的是,在某些大平臺歷練過,又出來創業的人。

以胡煒瑋為例,大多數人對她的印象是:摩拜創始人、80后美女、賺取上億的財產財富自由。

但鮮有人知道,在創業之前,她在《每日經濟新聞》做過汽車記者,隨之又在《新京報》、《商業價值》和極客公園做科技報道。

在汽車行業累積的工作經驗,讓她對行業的趨勢有一種天然的嗅覺。

而科技報道,無形中拓寬了她的人脈圈層,讓她結識了不少科技大佬。

大平臺積攢的人脈、資本等多方面的資源,在創業時,或多或少都給了她一定的幫助。

相比之下,OFO創始人戴威,則顯得沒落。

從《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單》中的精英人士,到負債60億、被限高的老賴......

戴威和胡瑋煒一個很大的不同是,他是從學校直接創業。

一些本不需要的大手筆,以及一些缺乏遠見的戰略,讓OFO一步步走到了今天。

當然,戴威離場的原因有很多,如果全部歸為“大學生創業”,顯得過于武斷。

然而,沒有商業實操經歷導致戴維失敗,卻已是業內公認的主要原因。

2018年,知名投資人徐小平,曾和戴威有過一場爭論。

徐小平一直不主張大學生直接創業,而戴威卻說:

“我非常不認可這個觀點,我覺得最應該創業的就是大學生?!?

如今,答案已經揭曉。

事實上,如果你去看看中國知名風投公司的名單,不難發現,如今得到投資的公司,其創始人幾乎清一色的來自一些大平臺。

一位投資人曾對良叔說過:

那些大平臺出來的人,行事風格、對市場、對資本運作的熟稔,會讓他們的成功率更高。

就像阿里出身的程維,創立滴滴之前,他在阿里巴巴工作7年,是最年輕的區域經理,在區域運營支付寶B2C業務上,汲取了成功的管理經驗。

所以離開阿里后,他憑著自身敏稅的嗅覺,以及手上的積攢資源和大平臺累積的工作經驗創立了滴滴。

經過幾年的發展,現在,滴滴已經改變了人們的出行方式,程維也成功打造出屬于自己的千億帝國。

騰訊出身的金星,離開老東家騰訊后,抓住了當下醫療的風口創立新氧,2019年在納斯達克上市,成為互聯網+消費醫療領域的黑馬……

這份名單可以拉得很長,在大平臺邊工作,邊學習、邊尋找資源、邊思考創業模式......已經成為很多新興創業者的固定模式。

當然,我不是說,大平臺出身的人,創業一定就能成功。

也不是說,不是大平臺出身的,創業就一定不成功。

但是,你要知道,大平臺是個跳板,無論怎樣都好過你原地起跳。

5、寫在最后

黃崢的成功,帶給了我們很多思考和啟示。

他如今的鼎盛,離不開段永平仙人指路,離不開自己的學無止境、真知灼見、以及在大平臺的磨練。

當然,他更離不開命運的垂青,沒有時代的大背景,沒有那些機緣巧合,也就不會有如今的黃崢。

然而,拋開這些要素,相信黃崢仍然會勝過99%的人,正如他自己所說:

創業和打高爾夫相似,都是自己與自己的較量。

每次面對的場景可能不同,但揮桿這一基本動作是不變的。

需要的是保持平常心,把動作做得更標準。

是的,只要擁有標準動作,即使沒有運氣,你的成績也不會差到哪里。

聲明: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MBA智庫立場。
13+1